全部商品分类
【试剂】细胞培养
>
iPSC培养>
植物细胞培养>
微生物培养>
培养基 检测培养 细菌感受态 细菌菌株 酵母菌株 酵母感受态
常规细胞培养基>
RPMI 1640 无血清培养基 羊水细胞培养基 AIM V L-15 M199 IMDM McCoy's 5A F-12 F-10 DMEM/F-12 DMEM MEM 其他培养基
血清>
胎牛血清 成牛血清 新生牛血清 马血清 小牛血清 血清替代物 其他血清
抗生素类>
杀支原体抗生素 红霉素 四环素 庆大霉素 制霉菌素 两性霉素 链霉素 青霉素 三抗(青链霉素/卡那霉素) 双抗(青链霉素) 其他 卡那霉素
细胞培养分化系统>
肝细胞分化系统 小肠上皮分化系统 平滑肌细胞分化系统 内皮细胞培养系统 Matrigel侵袭系统 平滑肌细胞增殖系统
细胞解离试剂>
胰酶 胶原酶 Dispase 细胞回收液 其他解离试剂
细胞培养添加剂>
氨基酸类 大鼠细胞因子及生长因子 小鼠细胞因子及生长因子 人细胞因子及生长因子 消泡剂 指示剂 胰岛素/转铁蛋白/硒 多聚赖氨酸 维生素 丙酮酸钠 其他细胞因子及生长因子 趋化因子 其他添加物
干细胞培养>
人干细胞培养 小鼠干细胞培养 大鼠干细胞培养 其他干细胞培养 干细胞专用血清 诱导分化培养基 干细胞鉴定 AIM V 添加剂
昆虫细胞培养>
细胞株>
人细胞系 小鼠细胞系 大鼠细胞系 昆虫细胞系 其他细胞系 人原代细胞 小鼠原代细胞 大鼠原代细胞 其他原代细胞
细胞房污染>
平衡盐溶液>
PBS D-PBS HBSS HEPES 其他缓冲体系
基质&细胞粘附>
基底膜提取物 细胞组织粘合剂 玻基结合素 肽-水凝胶 微载体 层粘连蛋白 纤维连接蛋白 胎球蛋白 粘附因子 3D细胞培养 基质 其它细胞外基质 胶原
原代细胞培养>
表皮角质形成细胞 表皮黑素细胞 成纤维细胞 血管内皮细胞 平滑肌细胞 角膜上皮细胞 乳腺上皮细胞
【试剂】分子生物学
>
转染/转化>
DNA转染试剂 siRNA/miRNA转染 RNA转染 活体转染 蛋白转染 微生物转化 其他 Ecoli感受态细胞 细菌转化
报告系统/蛋白标记定位>
Gaussia荧光素酶检测 APC/MCP载体/辅助 APC/MCP CLIP载体 CLIP-Surfase CLIP-Cell SNAP载体/辅助 SNAP-Surfase SNAP-Cell Cypridina荧光素酶载体 Cypridina荧光素酶检测 Gaussia荧光素酶载体 Vista标记物
RNAi>
siRNA定制合成服务 RNAse抑制剂 Dicer/RNaseIII与试剂盒 dsRNA体外转录合成 shRNA病毒载体构建 shRNA病毒载体 shRNA质粒载体 siRNA参照 siRNA转染试剂 siRNA文库 siRNA siRNA(验证) 辅助试剂
RNA分析>
RNA保护试剂 随机引物 RNase污染检测 RNase RNA修饰 RNA扩增 RNA探针 Northern Blot 反转录/cDNA合成 RNA加帽 体外转录+翻译 体外翻译 体外转录 RNAse抑制剂 RNA FISH RNA相关
定量PCR>
染料法通用定量PCR 探针法通用定量PCR 多重定量 定量检测 一步法qRT-PCR试剂盒 其他 引物探针合成服务 dNTP
电泳>
琼脂糖 其他辅助 上样/指示剂 蛋白染料 蛋白分子量标准 RNA染料 RNA分子量标准 核酸染料/清除 DNA分子量标准 预制PAGE胶 丙烯酰胺 预制琼脂糖凝胶/核酸 凝胶回收纯化
表达系统>
原核表达pET系列载体 哺乳动物表达系统 昆虫表达系统 病毒表达系统 多系统表达 体外表达系统 酵母表达系统
工具酶>
内切酶 硫酸化酶 重组酶 转座酶 单链DNA结合蛋白 琼脂糖酶 蜗牛酶 糖苷内/外切酶 蛋白酶 其他酶 甲基化敏感内切酶 切刻内切酶 缓冲液/稀释液 RNA连接酶 等温扩增/链置换 激酶 PCR酶 DNA聚合酶(DNA处理) RNA聚合酶 末端修饰 逆转录酶 cDNA合成试剂盒 DNA连接酶 快速连接试剂盒 RNase 核酸酶 内切核酸酶 DNA修复 拓扑异构酶 糖基化酶 甲基转移酶 肝素酶 磷酸酶 溶菌酶 限制性核酸内切酶
RT-PCR>
反转录酶 一步法RT-PCR试剂盒 两步法RT-PCR试剂盒 RNase抑制剂
核酸标记>
定量PCR双标记探针合成 定量PCR分子信标探针合成 探针标记 荧光探针/细胞染色
突变检测及转座子系统>
定点突变产品 EZ::TN™ 转座系统 体外随机插入DNA的转座子试剂盒 转座子随机插入新工具 转座体 体外DNA克隆非定向缺失转座子试剂盒 HyperMu™转座系统
荧光原位杂交>
产前诊断Vysis探针 其它种属FISH探针 小鼠探针 人探针 Vysis辅助产品 Vysis染色体探针 Vysis CEP探针 实体瘤Vysis探针 血液学Vysis探针 遗传学Vysis探针 探针配套试剂
mRNAi>
miRNA分离富集 miRNA表达分析 miRNA检测和定量 miRNA功能分析
克隆筛选>
克隆筛选 载体
文库构建>
基因组文库构建 RNA文库制备-454平台 RNA文库制备-Solid平台 RNA文库制备-illumina平台 二代测序DNA文库制备模块试剂 二代测序DNA文库制备-454平台 二代测序DNA文库制备-Ion/Solic平台 二代测序DNA文库制备-illumina平台 辅助试剂 包装蛋白 BAC文库构建 Fosmid/Cosmid文库构建 RNA文库制备模块试剂
PCR>
常规Taq 单细胞全基因组扩增 连接酶 dNTP PCR克隆 平端化 PCR产物纯化 PCR优化 全血/特殊PCR 其它PCR酶 多重PCR 基因组/GC-rich扩增 DNA Markers 超长片段PCR 高保真PCR 热启动PCR 其他
核酸纯化>
质粒提取纯化 基因组DNA分离 RNA提取纯化 病毒核酸纯化 总RNA/DNA/蛋白同步分离 DNA片段纯化 其他
测序产品>
基于Thermo Sequenase的测序产品 全自动测序试剂 手工测序试剂盒 测序用引物 测序用聚丙烯酰胺凝胶系列 测序辅助产品 测序服务 新一代测序(NGS)
Nat Plants:北京大学瞿礼嘉研究组解决植物生殖生物学领域一个重要科学问题

Nature Plants / 2017-06-10

摘要 : 2017年6月6日,国际学术权威刊物自然出版集团旗下子刊《Nature Plants》杂志在线发表了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瞿礼嘉研究组、美国Rutgers大学董娟博士研究组和德国雷根斯堡大学Thomas Dresselhaus教授研究组合作的题为“Sperm cells are passive cargo of the pollen tube in plant fertilization”的研究论文

2017年6月6日,国际学术权威刊物自然出版集团旗下子刊《Nature Plants》杂志在线发表了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瞿礼嘉研究组、美国Rutgers大学董娟博士研究组和德国雷根斯堡大学Thomas Dresselhaus教授研究组合作的题为“Sperm cells are passive cargo of the pollen tube in plant fertilization”的研究论文,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张俊、黄清配和钟声博士是该论文的共同第一作者,瞿礼嘉是该论文的通讯作者。

目前人们普遍接受的演化理论认为,在陆地上生长的高等植物是从生长在水中的藻类演化而来的。在从水中生存到陆地生长的转变过程中,植物需要演化出新的结构以适应少水或缺水的新环境,例如演化出了维管束组织以便给植物提供更好的物理支撑和营养物质的远距离运输;演化出位于表皮的保卫细胞能加强植物细胞与外界环境的气体交换,等等。高等植物的生殖过程同样演化出了一些特化的组织来使用生殖方式的改变。众所周知,在水生藻类和动物系统中,精子带有一个长长的尾巴(鞭毛),因此水生藻类和动物的精子可以在液体环境(水和体液)中运动;而且,这种运动是自主控制的,换句话说,水生藻类和动物精子可以在液体中自主控制方向,游向卵细胞去完成受精。而在高等植物中的情况如何呢?陆地生长的大部分裸子植物和被子植物的精子都没有尾巴(鞭毛),因此只称为“精细胞”而不用“精子”的名称。没有尾巴,精细胞不能运动,那么被子植物的精细胞如何完成受精过程呢?被子植物演化出了花粉管,精细胞“藏”在花粉管中,由花粉管将植物的精细胞运送到植物卵细胞附近,帮助其完成受精过程,因此这种受精方式又称为管粉受精。但是,过去几十年中,植物生殖生物学领域的科学家们长期为一个重要的基础科学问题所困扰,那就是:带有尾巴的精子不仅可以运动而且自主控制运动方向,没有尾巴的高等植物精细胞不能运动只能由花粉管运输,那么植物的精细胞是否控制花粉管运输的方向呢?解决这个基础生物学问题,需要分清楚高等植物花粉管的运动是由花粉管控制的还是由精细胞控制的,但是在花粉管中,精细胞总是与花粉管(营养细胞)的细胞核紧密相连、形影不离,形成所谓的“雄性生殖单位”(male germ unit, MGU),这种结构上的紧密联结使人们很难区分清楚到底是谁在控制花粉管的运输方向。

瞿礼嘉研究组在研究几个bHLH(basic Helix-Loop-Helix)转录因子的生物学功能(Lin et al., Plant Cell, 2015)时,发现两个在花粉粒和花粉管中特异性高表达的成员DROP1(DEFECTIVE REGION OF POLLEN 1)和DROP2,他们若同时缺失时会产生一些外形变成水滴状的花粉粒,在这类水滴状的花粉粒中只含有一个营养细胞核而没有两个精细胞。鉴定到这种没有精细胞的特殊花粉材料,为彻底解决那个基础生物学问题奠定了基础。瞿礼嘉教授实验室挑选出这种水滴状花粉粒,对他们进行花粉管萌发、花粉管生长、花粉管导向、受精过程等生殖生物学过程的研究,结果发现,没有精细胞的花粉粒可以正常地萌发出花粉管;没有精细胞的花粉管可以正常生长、可以正常响应雌方(胚珠)分泌的吸引信号、可以正常抵达胚囊、也可以正常爆裂释放出花粉管的内容物,这一系列实验的结果说明,没有精细胞存在的情况下,花粉管仍然可以正常地完成生长、导向、识别、爆裂等生殖生物学过程,从而证明了高等植物的花粉管运输方向完全是由花粉管自身控制的,而高等植物的精细胞的全部生物学功能就是受精,他们就像是自己不会走路的“乘客”(或是“货物”),“乘坐”具有自动导航和自动驾驶系统的“出租车”(花粉管)来到雌性细胞所在地,最终完成受精。这个成果首次为“花粉管是陆生植物适应缺水生活环境演化出的新生殖结构”提供了生物学证据,解决了那个困扰了植物学家们几十年的基础生物学问题。

图示:水滴状的drop1- drop2-突变体花粉粒中没有精细胞

原文链接:

Sperm cells are passive cargo of the pollen tube in plant fertilization

原文摘要:

Sperm cells of seed plants have lost their motility and are transported by the vegetative pollen tube cell for fertilization, but the extent to which they regulate their own transportation is a long-standing debate. Here we show that Arabidopsis lacking two bHLH transcription factors produces pollen without sperm cells. This abnormal pollen mostly behaves like the wild type and demonstrates that sperm cells are dispensable for normal pollen tube development.






网络转载来源“生物帮”

温馨提示

确定取消
温馨提示

关闭
您尚未登录

用户登陆

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